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人类高品质水上活动,从一千多年前的锦标赛就


发布时间: 2021-09-04

  人类高品质水上运动,从一千多年前的锦标赛就开始啦

  东京奥运会未然闭幕,家喻户晓,水上项目是我们每届奥运的金牌大户,此次中国代表队取得的38枚金牌中有13枚来自水上项目,运动员们的水中风度给所有观众留下了深入的印象。其实古人们也对水上运动情有独钟,早在唐代就涌现了相似高台跳水的运动,更是有许多游泳高手记载于史籍。如果古人也有奥运会,水上项目的金牌将花落哪家呢?

  30米的高空 “跳水”,唐代这位运发动压得住水花吗

  中国的跳水队有着“梦之队”的美名,古代虽然没有“跳水”之名,却很早就有了和跳水动作、技术非常类似的运动项目——水秋千。历史上第一位著名“跳水运动员”为晚唐时人曹赞,他的官方身份是水嬉艺人。水嬉,是古人对各种水上表演和运动项目的总称,在古代表演成分更多,竞技性远不如现代。此人水上技能之高超,有如开了殊效普通。唐朝文学家赵璘曾将自己毕生的见闻记载在《因话录》中,其中就有他游历黄州时,亲眼目击的曹赞在水中的精彩表演。

  书中这样说道:“黄州优胡曹赞者,长近八足,知书而多慧。凡诸谐戏,曲尽其能。又善为水嬉,百足樯上不解衣投身而下,正坐水面,若在茵席。”唐代,一尺约相称于当初的30厘米,此人身高有两米多,认真是禀赋异禀了。“樯”,指船上的桅杆,足足有100尺的桅杆,就相称于30米左右的高度,而现在奥运会上跳台高度只有10米。只见这人衣着衣遵从桅杆上一跃而下,当快要入水的一霎时,一个富丽回身,端端正正落在水面上,就似乎坐在本人家的凉席上一样惬意。曹赞的跳水在快到水面时有一个翻转的动作,至于端坐于水面上,很可能是一种障眼法,或者是作者言过其实也未可知。

  水秋千呈现于晚唐,在当时是比拟少见的水上运动,与龙舟竞渡常常一起表演。这种运动的难度无比大,五代十国时期,前蜀花蕊夫人所写的《宫词》有云:“内人稀见水秋千,争擘珠帘帐殿前。”意思是说,当那些宫女们据说有人在皇宫内的湖上玩“水秋千”,便争先恐后地拉开珠帘观看。

  到了宋代,水秋千表演才逐渐多起来。宋代孟元老所著的笔记体散记文《东京梦华录》中对水秋千弄法和情势做了十分具体的记载:“又有两画船,上破秋千,船尾百戏人上竿,左右军院虞侯监教鼓笛相和,又一人上蹴秋千,将架荡平,筋斗掷身入水,谓之‘水秋千’。”在鼓声的伴奏下,一名“跳水运动员”在直立着秋千的船上,荡起了秋千。只见他越荡越快,越荡越高,一直把秋千荡到与秋千架相平,才猛地双手脱开秋千绳,纵身飞向空中,随即在空中实现高难度翻筋斗等各种花式动作后,跳入水中,泛起朵朵浪花。

  从上面的描写,咱们能够看出,宋代的水秋千和现代跳水有类似之处,现代跳板跳水应用跳板的弹力,而水秋千用的是秋千的摆力。表演水秋千的人需要有很好的水性,并且要经由专业的训练,其难度和现在奥运会上的跳水有一拼。表演者必需控制好起跳时光,还要把秋千荡到一定的高度,如果起跳的时间稍早或稍晚,就不能顺利地跳进水里,而是重重地摔在船头的甲板上,其危险性可想而知。

  宋徽宗自己非常爱好水秋千,并将其加以推广,他下诏划定每年举行一次全国性的“水秋千”表演比赛,所有经费朝廷来掏。从全国遴选出水秋千高手后,选入皇宫筹备加入皇家举办的水秋千大赛。表演停止后,宋徽宗还要给优良者必定的奖赏。宋代后,水秋千匆匆消散在历史记载中。

  游泳和魔术、象棋相结合,古人的脑洞果然大

  像水秋千这样的水上游戏,在宋代一直出现,例如水球竞赛。不外,此“水球”非奥运会上的“水球”也,而是请求参赛者在水中轮流投掷气球,以间隔远近定胜负,宋徽宗有诗描述了这一比赛情形:“戏掷水球争远近,流星一点耀波光。”

  无论古代仍是现代的水球运动,都须要参赛者具备很强的游泳才能。古代不乏游泳高手,其中就包含以水秋千驰名的曹赞。这位运动健将坚信“与天斗其乐无限”,一般的项目对他而言已经不任何挑衅了,所以,他开端了——作逝世。这词不是我说的,而是当时的人对他的评估——“见者目驻神悚,莫能测之,悬有他术致之,不尔真轻生也。”意思是大家下巴都快惊掉了,假如他不是有超能力,就是在玩命了。

  那么,他毕竟有哪些作死的行动呢?比如,在水上穿戴靴子行走;好比钻进夏布口袋里,而后让别人扎紧麻袋口,并且将其扔入江中,而他则想措施在不损坏麻袋的同时又能逃出来,把游泳和大变活人联合起来,果然有创意;又比方,名堂游泳, “回波出入,变易千状”,只见他在水里盘旋出没,变换各种游泳姿态,“神龙见首不见尾”。

  古代的游泳高手还有不少,其中包括一些潜泳能手。汉武帝一次在河边听到水上有歌声,本来是一群白叟和年青人手持乐器在水上表演节目。汉武帝命令他们下水取水底洞穴的宝物,一个人授命潜到数百丈深的水底捞掏出了一个硕大的明珠。因为出产需要,古代沿海居民良多都有这样高明的潜泳技术,宋人苏东坡在《日喻》中以为,南方人之所以会游泳潜水,是由于“日与水居也”,长期生涯在水边,“七岁而能涉,十岁而能浮,十五而能没矣”。

  北方人也有擅长游泳的,《唐国史补》有记录,龙门人善于游泳。龙门,古称吕梁,在山西、陕西接壤处,是黄河由此南下的咽喉,地势峭拔,水流湍急,构成急瀑暴流。在我国古代游泳活动中,“游龙门”数得上极为惊险壮观,且历史长久,《庄子》就记载了一位战国时期的吕梁人,游泳技巧堪称逆天。

  依照书中的记载,孔子在吕梁游历时,看到有一座宏大的瀑布,连鱼鳖也不敢在此停留。溘然,孔子看到一个人往瀑布里游,他认为此人是想不开要自残,立刻让弟子顺着水流去救他。成果这人游了百步之后平安无事上岸了,并且还披散着头发,大声地唱着歌。此外,《晏子春秋》中也记载了一个名叫古治子的人,此人能逆流游5里,顺流游50里。

  元代人文天祥也是一位游泳高手。不过,和上述几位单纯追求刺激的高手比,文天祥游泳凸起一个“文”字。每到暑天,他都约上“象棋九段高手”周子善,来到溪中游泳,并“于水面以意以枰,行弈决输赢,愈久愈乐,忘日早暮”。只见他们在水中沉浮出没,翻转回旋,用水面作棋盘,全凭意象,下起了盲棋。两人在水中战个昏天黑地,甚至于忘却了时间的存在。

  三千多人参加的龙舟竞渡,阵仗也太大了吧

  赛艇运动固然来源于近代英国,但它和我们古代的龙舟竞渡也有一定的渊源。竞渡最晚在南北朝时期就已经异常风行。唐代诗人王建的一首《宫词》形象地描写了唐代宫廷赛龙舟的情景:“竞渡船头掉彩旗,两边溅水湿罗衣。池东争向池西岸,先到先书上字归。”唐代赛龙舟的范围很大,诗人李群玉《竞渡时在湖外偶为成章》一诗这样写道:“雷奔电逝三千儿……三十六龙衔浪飞。”三千多人分驾三十六条龙舟,均匀每条龙舟上将近一百人,随着震天的鼓声和欢呼声,像雷电个别飞逝,速度之快,好像在衔浪飞翔。这种局面是何等壮观啊!

  因为赛龙舟受气象因素的影响,加上这自身是一项危险系数很高的竞技运动,所以时常会产生一些事变。有一年杭州西湖上举行龙舟竞渡,突然冬风狂起,龙舟跟着汹涌的浪漂到了湖的南岸。还有的龙舟在江中试水时出了事,三艘船平白无端地沉入江底。只管如斯,古人仍然乐此不疲。

  宋代的“水戏”十分出色,形式也是多种多样,宋代的龙舟竞渡是“水戏”运动的首位,之所以如此昌盛重要还是得到了朝廷的支撑。政府每年都会举办龙舟比赛,并且王公贵族会与寻常百姓一起欣赏,比赛结束后,还会有相应的嘉奖,当时的比赛场地“几于无置足之地”,可见当时的盛况。

  金明池是北宋时代有名的皇家园林,位于东京汴梁城(今开封),最初是为了练习水军而建,后来逐步成为进行水上活动表演的场地。金明池占地极广,池中可行驶大船,张择真个《金明池争标图》活泼刻画了金明池中赛龙舟、水秋千等场景。画中以一艘大型龙舟为核心,两侧各有五艘小龙舟,每艘约有十人并排划桨,船头一人举着旗号,船中多少人则奋力划桨,向前方标杆冲去。“临水殿”是金明池中的看台,天子在这里跟群臣举办宴会,观赏龙舟比赛。岸上的庶民争相观看,人山人海,划船的浪花飞溅到岸边的人们身上,也涓滴扑灭不了市民观看竞渡的热忱。

  古代体育有各种锦标赛,实在“锦标”一词就是从竞渡这一运动名目中来的。龙舟竞渡自年龄战国以来就是古人们十分爱好的一项体育运动,但这一古老的活动在唐代以前仅为划船运动,并无“夺标”这一环节。到了唐代赛龙舟成了一项独具特点而又极为盛大的竞赛活动,其目标在于争取第一名。为了裁定名次,人们在水面的终点插上一根长竿,竿上缠上色彩斑斓的锦布,娇艳醒目,称之“锦标”,也叫“彩标”。竞渡船只以首先篡夺锦标者为胜,故这一竞赛又称为“夺标”,“标”成了冠军的代名词。宋代当前,夺标成为竞渡的法定规矩,始终沿用到明清两代。

  文/本报记者 陈品 【编纂:田博群】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